http://www.grandholdingcn.com

挪用3477万元? 娄晓曦提供多证据力证北京文化造

  4月30日晚间,娄晓曦又向毎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了更多详细举报材料附件,想以此证明北京文化及董事长宋歌诸多造假事实。

  娄晓曦公开提供的证据包括:通过《大宋宫词》和《倩女幽魂》项目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元;通过电影《诗眼倦天涯》项目,挪用资金3477万元;挪用800万元为北京文化总裁兑现股票;挪用600万元作为前财务总监离职的“分手费”;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用于完成摩天轮对赌业绩

  就娄晓曦的举报,毎经记者向北京文化多位管理人员发去采访诉求,截至发稿,均未获得回复。

  不过在4月29日晚间,北京文化董秘就娄晓曦的实名举报第一时间向毎经发来声明,公司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娄晓曦于4月29日晚利用“世纪伙伴”“ 我是娄晓曦”新浪微博账号散布不实言论,诋毁污蔑公司。公司对娄晓曦上述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并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娄晓曦提供的材料显示,世纪伙伴也参与了北京文化财务造假,是什么让娄晓曦坚持要做这种“杀一千自损八百”的事?

  2014年,为拓展主营业务,提升整体实力和规模,北京文化决定借助资本平台进行影视文化行业并购整合,绑定由影视圈著名人物王京花控股的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河文化”)。彼时,北京文化也与星河文化也签订了业绩对赌,后者承诺2014年度~2017年度每年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4970万元、6530万元、8430万元和1.004亿元。

  根据北京文化相关审计报告,2014~2017年星河文化均完成业绩承诺,但业绩承诺期一结束,星河文化2018年、201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6967.15万元、-1289.46万元,业绩下滑明显。并且受行业大环境影响,星河文化2019年演员业务量明显减少,演员片酬较上年大幅降低。

  据娄晓曦表示,北京文化通过星河文化投资电视剧项目《横店故事》的方式,从公司划转出资金2400万元,并通过世纪伙伴及其合作公司将该2400万元以收入的形式转回到星河文化。

  不过,每经记者查询北京文化相关财务报告信息,并未找到关于《横店故事》的相关信息。 豆瓣等平台亦未寻找到相关信息。

  娄晓曦还举报称北京文化存在利用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舟山嘉文”)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到体外,并通过《大宋宫词》和《倩女幽魂》项目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元。

  2018年7月,北京文化通过了《关于拟参与设立产业基金》的议案,同意投资设立舟山嘉木同成产业发展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现已更名为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基金总规模50亿元,北京文化作为一般级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总额为4.5亿元,基金的主要投资方向为泛娱乐产业的股权投资以及优质项目投资。北京文化董事会授权原公司副董事长娄晓曦全权负责该基金一期的设立、运作等相关事项。

  根据北京文化当时的公告,基金的管理和决策机制,需要合伙协议各方一致同意,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中企升亿达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事务。由全体合伙人共同任命5名投资专业人士组成合伙企业投资决策委员会,其中,北京文化委派2名。

  虽然北京文化在公告中并未表明名两名投资专业人士是谁,但娄晓溪的举报信中却指出了,2019年10月,在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未同意办理的情况下,宋歌及张云龙私自将北京文化的普通合伙人份额转让给世纪伙伴。

  娄晓曦举报,宋歌及张云龙担心2018年北京文化造假、操纵股价败露,将2019年6月1日得到证监会受理的“可转债”预案,于2019年6月17日主动从证监会撤回。

  每经记者查询,北京文化确实在2019年5月31日发布《关于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受理的公告》,随后在2019年6月16日,发布《独立董事关于终止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并撤回》的公告。北京文化称:公司独立董事认为,本次终止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并撤回申请文件,是公司在综合考虑市场环境以及公司部分业务发展调整等因素下,经审慎研究后作出的决定,未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利益,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和持续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根据北京文化2018年半年报,《倩女幽魂》由郑爽主演,计划于2018年10月开拍;《大宋宫词》由李少红导演,刘涛、周渝民等主演,计划于2018年6月开拍。

  在2018年半年报主营业务报表中,《大宋宫词》的收入为1.02亿元。但截至2020年5月1日,《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均未上映。

  娄晓曦列举北京文化财务造假的还包括:宋歌作为北京文化法人,同时又是被收购公司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利用职务之便,在2016~2017年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用于完成摩天轮对赌业绩,业绩造假并侵占上市公司利益。

  娄晓曦称,2016年底,宋歌要求娄晓曦与收购公司千和影业以高于市场价的3000万价格购买摩天轮持有的《球状闪电》版权,其中,娄晓曦控制的西藏金宝藏出资750万,世纪伙伴通过《良心》转出750万元,千和影业自行出资1500万,过高的版权费也导致《球状闪电》项目无法开发;

  2017年,摩天轮将《拼图》项目以6500万转让给方名泰和,摩天轮获毛利润3500万元,但因该剧涉及政策许可问题,至今无法播出。

  对于上述列举中提到的相关项目,每经记者查询北京文化相关公告发现,举报材料中提到的《球状闪电》,曾在北京文化2014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出现,当时《球状闪电》尚处剧本开发阶段。随后2016年,外界多次关注《球状闪电》何时上映,北京文化均表示:“具体上映时间取决于项目进度。”此后,在北京文化多份年报、公告中,均未再披露《球状闪电》的相关进展。

  而关于《拼图》项目,记者查询发现,在2017年年报主营业务报表中,《拼图》取得了6132万元收入,不过,截至2020年5月1日,《拼图》并未播出。

  2013年,北京文化携手宋歌执掌下的光景星瑞。以1.50亿元人民币价格购买北京光景瑞星100%股权。收购完成后光景瑞星更名为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天轮”)。

  在被收购时,宋歌与摩天轮做出了2014年~2017年扣非净利润累计不低于1.1亿元的业绩承诺,未完成的部分,由宋歌方面进行现金补偿。在业绩承诺期的4年间,据北京文化公布的业绩完成情况审计报告显示,北京文化称摩天轮文化2014~2017年度的业绩承诺均已经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每经记者查询具体数据显发现,2015年、2017年摩天轮并未完成业绩承诺,2016年也仅是险过。

  此外,每经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承诺期之后,每经记者并未在北京文化的公告或年报中查询到摩天轮文化2018年~2019年的盈利情况,这两年摩天轮文化盈利如何目前尚不可得知。

  就此情况,毎日经济新闻发给摩天轮文化高层采访提纲,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尚未回复。

  娄晓曦列举北京文化财务造假的还包括: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为了高管离职股票套现挪用资金的事实、职务侵占。

  娄晓曦称,宋歌为了处理高管离职和中高层管理人员的股权激励贷款的补仓问题,运用世纪伙伴正在拍摄的电影项目进行资金挪用。其中,挪用800万元为北京文化总裁兑现股票,挪用600万元作为前财务总监离职的“分手费”等;通过电影《诗眼倦天涯》项目,挪用资金3477万元。并且称宋歌利用职务之便,为姐夫杨利平输送北京文化产业园利益的情况。

  每经记者注意到,《诗眼倦天涯》最早出现在北京文化2018年年报中,当时处于后期制作中的《诗眼倦天涯》暂定2019年上映;但截至目前,该影片仍未上映,在2019年年报中,该影片上映时间仍暂定。公开资料显示,该电影由徐浩峰执导,主演为陈坤、周迅、宋佳等。

  对于是否挪用该项目资金、以及利用职务之便,为姐夫杨利平输送利益的举报。每经记者暂时未查询到相关信息。就娄晓曦4月30日提供的详细材料的真伪,毎经记者向北京文化多位管理人员发去采访诉求,截至发稿,均未获得回复。

  毎经记者梳理发现,娄晓曦和王京花以及王京花儿子董子健均减持了北京文化股份。

  举报事件发生后,北京文化也收到了深交所问询函,并要求5月11日之前将相关材料报送。

  娄晓曦提供的材料显示,世纪伙伴也参与了北京文化财务造假,是什么让娄晓曦做这样“杀一千自损八百”之事?存在问题的究竟是北京文化还是世纪伙伴,目前尚未结果。

  MLF利率3年来首次跌破3% 专家预计20日1年期LPR下调20个基点

  资本动态  春兴精工陷“内幕交易”泥潭: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股价闪崩跌停

  第三家城商行理财子公司开业!理财规模近1900亿 净值型产品占比超5成

  快讯保健品营收持续下滑 江中药业欲5.66亿元“转向”投资桑海制药和济生制药

  快讯拟花费近6千万受让控股股东所持商标和文旅公司 张裕A预计今年营收或下滑四分之一

  快讯一季报营收净利双降之时,上海家化宣布换帅,并称将加码线上、推行部分原料国产化

  蛋壳公寓发布上市后首份财报:2019财年营收71.29亿元,同比增长167%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