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randholdingcn.com

疫情下 短租房市场受到哪些冲击?

  新冠疫情之下,为控制病毒传播,多国颁布措施,封锁国境,限制出行,取消大型集会。短期内,全球旅游业受到重创。

  同样受影响的还有度假短租房市场,比如短租房平台爱彼迎Airbnb。3月11日,短租房市场分析网站AirDNA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认为,全球范围内,短租房市场的供给量暂未受到影响,需求却大幅下滑。

  以Airbnb为例,一些国际旅游目的地城市的订房量收缩明显。1月至3月,Airbnb上北京的订房量从4.05万间下降到1600间,降幅达96%。罗马和首尔也分别下滑了41%和46%,该报告统计时,意大利尚未宣布“封国”。

  国境之内,大型活动的取消也让大量短租房几近空置。我们曾报道过美国大学周边的“赛季短租房”(gameday housing),它们因大学橄榄球赛而火爆,但随着球赛取消、校园关闭,这些短租房空置下来。

  音乐节和嘉年华同样。比如每年3月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举办的South By Southwest(西南偏南)音乐节,2019年为期10天的音乐节为奥斯汀吸引了7.37万游客,仅短租房市场就带来了1610万美元的收益。但受疫情影响,今年的音乐节宣布取消,这也是其开办34年来首次取消夏季演出。据AirDNA估算,今年3月奥斯汀的短租房市场至多能收回980万美元。

  据3月20日AirDNA网站的更新,3月整个欧洲的Airbnb订房率下降了80%,美国的纽约、旧金山、西雅图等城市,订房率下降了50%,华盛顿、芝加哥也下降了35%。

  订房者的损失相对较小。目前,Airbnb已经修改了退改政策,那些在3月14日前订房、原计划于5月31日前入住的房客,如因疫情影响无法成行,他们可以取消订单,免受罚金,获得全额退款。

  但此举引发Airbnb房东们的抗议,由于订单取消无法获得赔付,他们认为平台方将压力全部交由房东承担。此前,一些房东已与订房者私下达成退订方案,他们认为“一刀切”式的政策影响其权益。3月30日,Airbnb联合创始人Brian Chesky发表了一份公开信,称将拿出2.5亿美元帮助房东,受影响的房东将获得一定补偿,按退订金额计算能获得最高25%的赔付。

  值得注意的是,短期内受影响最大的群体是Airbnb短租房的“职业运营者”,他们往往经营着多套短租房源。相较于面向本地租户的长租房,针对游客的短租房往往收益更高,这催生出了大量“二房东”,他们一面与房东协商价格,大量收房,一面装修、配备家具,或改造民宿,通过对外出租赚取差价。一些运营者还通过贷款扩大自己的经营规模。据《连线》杂志Wired的一篇分析文章估算,短租房房费收益通常是长租客租金的3至5倍。

  这也是Airbnb等短租平台饱受诟病之处,最初它鼓励人们将自己闲置的房间、沙发对外出租,但它越来越背离“共享经济”的初衷,无法避免投机行为。此前我们曾报道过巴黎、巴塞罗那等地对短租房的限制,短租房实际成为“幽灵酒店”(ghost hotels),它们抬高了当地的居住成本,本就捉襟见肘的本地长租房市场受到挤压。

  疫情之下,幽灵酒店们遭遇危机,一大危机在于无法及时回笼资金,短租房空置期间,他们仍然需要向房东支付费用,向员工支付薪水,有的还需要偿还贷款。

  不少短租房源开始向本地长租房市场“回流”。比如多伦多一栋名为ICE的公寓楼,楼内共有1341套公寓,其中20%都挂在Airbnb平台上出租。据《多伦多星报》,3月中旬以来,已有50多套转向本地租房网站,招募长租客。

  据《连线日后一周内,伦敦的房地产网站Rightmove发现,伦敦新增的待租房源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5%,大部分集中于伦敦的热门景点附近,绝大部分自带家具,价格也普遍低于市场价格。Rightmove网站上,爱丁堡的新增长租房源增加了62%,巴思(Bath)也增加了78%。

  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中,Airbnb对疫情后的旅游及度假市场恢复表示信心。他们举例2017年受超级飓风“玛丽亚”(Maria)影响的波多黎各,飓风过后,Airbnb在当地的短租房生意迅速恢复,飓风前Airbnb上的房源有7700套,飓风后增至12000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